一月🌙

全糖不加冰。

【也青】鬼不觉(短篇,完)


1.

阎罗殿新上任的管事诸葛青是个眉眼弯弯的白面书生,鬼称笑面阎王。

 

2.

笑面阎王总是笑眯眯的,却是个提笔要命的主。

 

自他上任五十年来,地府人口激增,十八层地狱扩了又扩,三途川房价一路飞涨——

 

“您可别再留人了,”下坐的判官愁眉苦脸道,“三途川那边飘满了没地儿去的孤魂野鬼……”

 

诸葛青顿了顿,抬眼扫过殿前跪着的小鬼,起笔在生死簿上画了个圈:

 

“留。”

 

3.

地府的三千阴兵一半都去三途川当了安保。

 

“你说阎王爷留那么多鬼干嘛,炒房?”

 

“孟婆连着三个月没上班,孟婆汤都滞销了——”

 

“拔舌地狱的设备都转不动嘞,昨天停了一天的工——”

 

“咳咳,阎罗殿内不得喧哗,”判官清了清嗓子,低头确认了一下名册,“带下一个——”

 

两个小鬼压着一个道士踏进大殿。

 

“王也。”

 

4.

诸葛青觉得有些头痛。

 

这个王也从小就是个五讲四美的乖小孩,不说脏话不打架,二十多岁跑去当了道士,没掺和过任何俗世争斗。三十岁还俗兢兢业业经营家族事业,依法纳税定期捐款,希望小学盖了一座又一座,临了还把全部财产都给捐了,堪称一代成功企业家楷模。

 

“阎王爷……阎王爷?”判官小心翼翼道,“您看这位——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您没异议的话,我判去投胎——”

 

“等等,”诸葛青朝王也挥了挥手,“你过来。”

 

那道士撑起身,拍了拍裤子上的褶子,抬脚朝殿前迈了过去。

 

“你这——”诸葛青眯起眼睛,“脖子上挂的什么东西?”

 

“啊?”王也顺着对方的视线低下头,“家人给的玉石——”

 

“不知道进地府的时候什么都不准带的吗?”诸葛青竖起眉毛怒道,“安检怎么回事?这都查不出来?”

 

“这东西陪了我好几十年,一时没记得取——”

 

“一点规矩没有,”诸葛青抬笔在生死簿上画了个圈,“留!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5.

诸葛青记性不大好。

 

因此,当他再次碰到王也时,皱着眉头分辨了好久,直到对方一个起身露出了脖子上的玉石,他才恍然大悟——

 

“啊,你是那个什么王——”

 

“王也,”道士抓了两把头发,露出大半张有些无精打采的脸,“您来这儿干吗呢?”

 

诸葛青瞧了瞧四周,全是飘荡在三途川无处可去的野鬼。

 

王也打了个哈欠,准备倒回去继续睡。

 

“诶等等,你就睡这儿啊,”诸葛青干脆蹲了下来,“来三途川多久了还没买房?”

 

“这里的房子鬼买得起哦。”

 

“中海集团不是你家的?”诸葛青奇道,“我一个当鬼的都知道你很有钱啊。”

 

“这不是都捐了嘛……”

 

“家里的后辈不给你烧点钱?”诸葛青的视线又落在王也胸前的那块碧玉上,“这玉看起来价值不菲——”

 

“我没有小孩啊,”王也咧了咧嘴角,“这玉我老婆给我的。”

 

6.

第二日,王也搬进了诸葛青的私人大宅。

 

又过了几日,王也开始跟在诸葛青后面当个递笔递墨的副手。

 

7.

“你老婆谁啊?”诸葛青咬着笔头检查案卷。

 

王也在一边研墨的手停了停。

 

“我这五十年来也没判过投胎的,基本都在地府拘着,”诸葛青抬手又画了几个圈,“待会儿给你个令牌,你去三途川或者十八层地狱挨个找一遍,找到了报给我,我给你放出来。”

 

“那倒是有点不巧,”王也笑了笑,“他刚好五十年前死的。”

 

8.

王也还是领了令牌。

 

“这都第几天旷工了?”诸葛青心里烦,笔下的圈画歪了好几个。

 

“第、第五天……”判官扶了扶帽子,“这不是您准的假吗?”

 

“我准了?”诸葛青愣了愣,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

“您给了他通行牌,三途川那么大,”判官擦汗道,“估计还得再过个十天半个月——”

 

诸葛青没影儿了。

 

9.

诸葛青逮着王也时,对方正在三途川的小卖部和一个女鬼聊得火热。

 

“这我小学同桌,”王也主动朝诸葛青挥了挥手,“来认识认识?”

 

“够可以啊你,”那女鬼掩面笑道,“在上面的时候就是人中龙凤,当了鬼还混得这么开,我当初没追错人。”

 

“嗨,多久以前的事了,”王也握住诸葛青的手腕,“那我走了啊。”

 

“去吧去吧,”女鬼抬手比了个飞吻,“以后多来照顾生意,全部八折哈。”

 

10.

“卷宗拿来。”

 

这是诸葛青回到阎罗殿以后对王也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

“怎么了?”王也注意到诸葛青的语气有点冷。

 

“这阴曹地府挤死了,我又不是做慈善的,”诸葛青没抬头,“全部拉出去投胎。”

 

11.

黄泉路堵了大半个月。

 

地府的三千阴兵全部去三途川当了安保。

 

“阎王爷怎么突然开始赶鬼了?楼市要垮啊!”

 

“孟婆连着上了三个月的班,孟婆汤还是供应不上——”

 

“十八层地狱全部停运嘞,那帮鬼都跑出去休假了,就我们在这儿加班……”

 

“阎罗殿内不得喧哗,”判官清了清嗓子,“下一个——”

 

“赶紧拖去投胎。”

 

诸葛青头也不抬画了个勾。

 

12.

阎罗殿突然冷清了下来。

 

诸葛青坐在殿前的台阶上。王也收拾好殿内的卷宗便出了大殿,靠着诸葛青坐了下来。

 

“怎么突然转性了,”王也低声道,“以前不是喜欢热热闹闹的?”

 

诸葛青侧过头看了看王也,没说话。

 

王也摘下脖子上的玉坠:“物归原主。”

 

诸葛青偏开脑袋:“送你就送你了,还回来算是个什么事。”

 

王也见诸葛青答话了,舒了口气:“什么时候想起来的?”

 

诸葛青又不说话了。

 

“不让别人投胎是因为我?”王也把玉坠戴回脖子上,“怕找不到我啊?”

 

诸葛青大半张脸埋在臂弯里,只露出一点红色的耳朵尖。

 

“阿青。”

 

诸葛青的耳朵抖了抖。

 

王也俯身吻了下去。

 

13.

判官抖着手上的调令,惊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

“升迁啊,”诸葛青坐在案前画勾勾,“恭喜,要去天上干事了。”

 

“不是,我这——”判官咽了下口水,“我只会判生死,不会判姻缘啊!”

 

“没差别啊,”诸葛青落下笔,“画勾会不会?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哦对了,看在我是你旧上司的份儿上,走个后门。”

 

“???”

 

“把我和这人的名字绑一起。”诸葛青丢给判官一枚纸签。

 

“绑几世啊。”判官低头扫了一眼,纸上写着“王也”二字,正是地府即将上任的新判官。

 

“永生永世咯。”

 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评论(35)
热度(799)
©一月🌙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