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月🌙

三次繁忙,最近不上。
图/文偶尔会被屏蔽,文抽空补,图补不了。
莫谈是非。

【也青】见龙卸甲(短篇,完)

*江湖设定,奇门师兄弟

 

1.

得风后奇门者,入阵伏龙,平山荡海,万世为王。

 

2.

江湖阵法千万,武侯奇门当居其首。

 

“放屁!要是那武侯阵法如此厉害,诸葛家为何接连退败,不出半月丢了大半江山。”

 

“战败的事能赖诸葛家么?你什么脑子?狗皇帝不知道被吹了什么耳边风,临阵换帅,神仙也难救。”

 

“狗皇帝”三个字本是大不敬,然而桌边几人面色平常。又过了片刻,有人接话道:“主帅诸葛青领召回京的路上失踪了,你们知道这件事不?”

 

“被暗中做掉了呗,就是不知道是哪边下的令——”

 

“小二——来口茶!”

 

店小二正听身边几个莽汉分析朝野局势,哪有精力搭理路过讨茶的穷道士,扬手正要呵退来人,手心一滑竟是直接将茶壶整个掀了出去——

 

下一瞬,茶壶倒像是被什么力量定在半空,连同壶嘴溢出的大半茶水一起不动了。

 

再一眨眼,门口的道士已经将茶壶托在手中:“谢您哪!”

 

3.

诸葛青从当铺出来,一眼看到窝在墙根的王也:“讨到水了?”

 

“啊,”王也仰头晃了晃手里的茶壶,“够喝了吧。”

 

“……你怎么连壶都弄出来了。”

 

“那小二傻乎乎的,我问他能不能带走,他就光盯着我看,我当他准咯。”王也的视线往上抬了半寸,落在诸葛青空荡荡的脖子上,“那块玉当了多少钱?”

 

“十两。”诸葛青比了一根手指。

 

“这也太少了吧?”王也惊得差点砸了茶壶,“那可是你的传家宝——”

 

“世道乱成这样,本来也不值几个钱,”诸葛青倒是不急,“够回去的盘缠就行。”

 

“……你等师兄给你赎回来。”

 

“你就算了吧,”诸葛青笑道,“哪儿来那么多钱?”

 

“我看街上不少卖艺的算命的,我都行啊——”

 

“瞎说什么呢,”诸葛青的笑意淡了下来,“习风后奇门者不得入世。”

 

3.

回山一路上诸葛青兴致都不高。

 

王也有心聊几句打听来的的朝野笑话,见对方没什么反应,便只好沉默下来。

 

入夜,王也在炕上翻腾半天还是放不下心,便想着干脆摸出家底偷偷跟在诸葛青身后进京。铜板还没数出来几个,隔壁一声撼地巨响——

 

“阿青你没——”

 

“你开阵干什么?”诸葛青拂去眼前的水雾看了看来人, “我手上的伤还没好,提不动水,砸地上了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收了阵过来帮我。”

 

“帮、帮你干嘛?”王也跑得急,脚下还有些发软,此时被屋子里皂角的清香一浸就更软了,“我回去睡觉——”

 

“帮我洗澡啊。”诸葛青解了腰带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4.

王也梗着脖子盯住天花板,手上握着一块湿布逐个擦过诸葛青背上的旧疤。

 

“你当真不用我与你一同回去?”

 

 “祖训有二,”诸葛青叹道,“你背一遍。”

 

“……啥祖训啊。”

 

“习风后奇门者不得入世,习武侯奇门者戡乱天下。”诸葛青撩开濡湿的发尾,“也就是师傅不在,不然你又逃不了一顿打。”

 

“我又不是真不知道……”王也的眼神在诸葛青通红的背脊上停了一瞬,“你到现在都说不清是哪边的人半路截杀你,朝中又无人可用,小时候我们连刀都没让你摸过,你一个谋臣还想回去请命继续阵前杀敌?”

 

“我是顺命而为——”

 

“我看你是为他送命!”王也抬手把软布砸进浴桶,“那个皇帝担不了天命,不要回去。”

 

诸葛青没说话。

 

王也蹲了片刻,半撑起身抬手拂过诸葛青眼睫上的水花:“师弟,留下来吧。师傅已经不在了,你没必要守着这样的祖训。”

 

“天下残局不得不救,”诸葛青偏头躲开王也的手掌,“不然我不配做武侯奇门的传人。”

 

“我用风后奇门在后山那条河里给你抓了十几年的鱼,那玩意儿是那么用的吗?”王也气极反笑,“你说我配不配?”

 

诸葛青仰头愣了愣。

 

“你看你这些年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了,”王也的语气软了下来,“算我求你,别回去了。”

 

诸葛青大半张脸隐在水气中看不真切,王也只注意到对方张了张口似乎要说些什么,耳边霎时有风动——

 

“有人。”

 

王也第二个字还未脱口,抬手将诸葛青直接带进怀里就地一滚。

 

几乎是同一时刻,上百支箭簇破风而至,王也只听得一瞬木窗轰然炸裂的巨响——

 

“乱金柝!”

 

王也的布阵令周身箭矢有一瞬凝滞,下一刻,他已经移身至窗口,足下用力一踏横生出一道土瀑直直撞开大半面墙——

 

“小兄弟厉害啊。”

 

出声之人坐于马上,一身铠甲正映头顶银月。

 

王也抖开衣袖,横揽住诸葛青的手紧了紧。

 

“这是传说中的风后奇门么?”

 

那人抬起右手比了个手势,身前百名弓兵刷的一声齐齐拉上满弦——

 

“世人皆知武侯阵法天下第一,却鲜有人知,得风后奇门者,入阵伏龙,平山荡海,万世为王。”

 

“王”字刚落,千余支箭矢倾巢而出,王也正欲凝神将足下阵法再扩大,耳边骤然响起厉风翻绞的嘶鸣声——

 

“乱金柝没用,王霭起码带了千名精兵,你的阵法覆盖不了整座后山,”诸葛青翻手起势,“我拖住他们,你先——”

 

“你放屁!半路截杀你的是不是这个王霭?”王也怒道,“我今天非卸了他的胳膊——”

 

王也只一瞬分神,箭簇已至,诸葛青心下一惊,脚踏罡步横出一道石壁——

 

“你先看好你自己的胳膊!”诸葛青也怒了,“那条下山的旧路还在不在?”

 

“什、什么路?”

 

诸葛青一只手上的巽字诀未停,另一只手直接扯下王也的上衣往自己肩上一披——

 

“小时候你偷摸下山给我买烧鸡的那条路!”

 

5.

那条路王也足有七八年没再踩过。

 

自诸葛青入世,他就窝在山上专心当起了自在道士,鲜少下山——

 

“不是,我好像走错了……”王也仰头瞧了眼漫天星斗,“你等我开个阵算一下哈……”

 

“……”诸葛青深呼一口气,随手择了片叶子蹭了蹭自己脸上的伤口。

 

“你怎么啥都往身上蹭啊,”王也停了起势的动作,抬手朝诸葛青的侧脸擦了过去,“我看看……”

 

“你先管好你自己吧,”诸葛青垂眼扫过王也脖颈上一道凌厉的伤口,“刚刚突围时你开的奇门,和五年前没有任何变化。”

 

王也叹了口气:“我又不入世,练了也没啥用啊,能给你在河里抓鱼就行了呗……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谁知道你这次招惹过来这么多人。”王也的声音低了下去。

 

诸葛青顿了顿,无奈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?我们是下山还是——”

 

“累死了啊——”王也干脆席地坐下,“下去也没用,下面有人守着。我刚算的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走一步看一步吧,这片后山就这最安全,他们找不着,我们出不去,”王也拍了拍身侧的草堆,“过来。”

 

“啊?”

 

“过来啊,”王也打了个哈欠,“先睡一觉,今晚星斗错位,必有大事。避过这个风头我们明天再想办法。”

 

“……”诸葛青仰头看了眼星幕,朝前一步正要坐下,王也抬手就将人扯进怀里。

 

“你又干要干嘛,”诸葛青这次是真无奈了,“大夏天的热不热。”

 

“山里大晚上的冷,”王也干脆把脸埋进诸葛青的颈窝,“我光着个膀子吹了那么久的山风啊。”

 

“……”诸葛青这才注意到王也的衣服在自己身上披着。

 

“哎……比小时候大太多了,”王也紧了紧胳膊,“抱不住咯。”

 

诸葛青攀住王也的肩膀往上提了提身子:“凑活抱吧。”

 

6.

诸葛青是被热醒的。

 

“王霭烧山了。”王也大半张脸映着冲天红光,“我们立刻下山。”

 

“等等,”诸葛青攀住王也的臂膀,“把风后奇门带上。”

 

“什么?”王也愣了愣,“怎么带?”

 

“什么怎么带?”诸葛青也糊涂了,“你放哪儿了?总不能扔山上给他们烧吧?”

 

“我扔内景里了啊,”王也抓了抓睡得乱翘的额发,“谁都拿不走——”

 

箭矢直擦王也侧脸而过。

 

“老王啊……”诸葛青回头对上来人的目光,“你这命是越算越不准了。”

 

“啊,”王也松开手臂,擦了擦脸侧的血痕,“是啊。”

 

7.

“道长,”王霭手提偃月长刀,高声喝道:“我知道您是不入世的仙人,我今天带人上山只求您手上的风后奇门,作为交换,我也不再过问诸葛青之事。”

 

“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知道风后奇门的事……”王也上前半步挡在诸葛青身前,“但是习风后奇门者不得入世,我不给你是为你好。”

 

“那就得罪了。”

 

王霭话音未落,身后一道黑炁直冲王也面门而来——

 

“拘灵遣将,”诸葛青上前翻过王也肩膀将人带到身后,“王家的绝技。”

 

王也足下八门立现:“既然近身就能锁得住——”

 

横扫而来的蛮力撞上王也的白虎之力,竟直接将他掀得后退半步。

 

“你巽字位不稳,开内景,我为你定巽字。”诸葛青翻手掐诀,赫然是奇门显像心法。

 

“你也小心点——”王也来不及回头,直接将诸葛青拽入内景。

 

“道长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交出风后奇门?”王霭抬手示意身后精兵挽弓,“杀出世之人,我也是要折寿的。”

 

“还谈什么折寿不折寿,”王也吐出半口黑血,“你这条老命也就交代在今晚了。”

 

王也脚下霎时金光四溢,似是踏出万千星斗,亦如头顶星幕翻转而下——

 

“不要动。”

 

王也以为自己耳边起了幻音——

 

下一瞬,本来凝在阵中的箭矢突然破风而至,王也只来得及扫开一侧的箭簇——

 

最先入耳的是利器切入肉体的钝响,随之而来的是箭簇扎进枯木的脆响。

 

“跟你说了不要动。”

 

是诸葛青的声音。

 

8.

“诸葛青……”

 

王也单手扶住手上的右臂。那箭矢力道极大,竟直接将他钉死在树身。

 

“风后奇门拿到了,”诸葛青背对王也,朝王霭晃了晃手里的东西,“撤吧。”

 

“诸葛青!”王也咳出大半口黑血,他的内景在片刻之前被对方击碎了大半,“你疯了?你拿风后奇门干什么!”

 

“这东西我早就想拿了。”诸葛青没回头,直接朝王霭走了过去。

 

王霭下马将缰绳递给诸葛青,神色似乎还有些犹豫。

 

“你还真想杀王也?”诸葛青似是冷笑了一声,翻身上马,“不要命了?”

 

“不敢,”王霭抱拳道作了一揖,回身朝千名精兵喝到:“撤!”

 

“诸葛青!”王也双目怒瞠,赫然已是七窍流血,“你不能学那个!”

 

“我能学,”诸葛青牵扯住缰绳,回身对上王也的目光,“我的天赋不下于你。”

 

王也愣了愣:“你说什么?”

 

“我的天赋不下于你,师傅却偏偏将天下第一的奇门教给了你。”诸葛青的视线散了,“风后奇门不得入世,武侯奇门偏偏又无法救世。”

 

王也张了张口,随即被胸前的剧痛激得蜷缩起来。

 

“师兄,”诸葛青叹了口气,“我自小嫉恨你,所以……”

 

王也抬起头,双目闪过一丝异光。

 

“所以你不要再去救我,不值得。”

 

9.

半月过后——

 

“道爷,小店只有清水,没茶啦。”

 

“没事,”王也接过茶盏一饮而尽,“你们这是要搬走了?”

 

“是啊,朝中第一大将诸葛青战死沙场,软蛋皇帝割出东南大半土地,咱们都得跟着迁走啊。”

 

王也大半张脸隐在茶盏之后,看不清神色。

 

“道爷您呢?看您这一身倒像是也要跟着迁走?”

 

“不啊,”王也放下茶盏,紧了紧背后的包囊,“我下山当官去。”

 

三天前,王霭飞鸽传信,许皇帝御笔钦赐大将军印,更以千万黄金为酬请他出山。

 

“诸葛青根本没学风后奇门,”王霭在信中道,“我不知道你们师兄弟打的什么算盘,他既已殉国,我便不再多言。你若再不出山,我定领千万铁骑踏平你那个小山头。”

 

“不用千万黄金,”王也提笔回道,“让你们皇帝给我准备好十两纹银。”

 

又过半月,天下二分,以秦岭淮河一线为界,战火初歇。

 

10.

“你们可知风后奇门?不出世的天下第一奇门阵法——”

 

“狗皇帝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仙人,上阵替了战死的诸葛将军,一招乱金柝定住八方流火——”

 

“不过仙人稳住天下二分的大局后就再寻不到踪迹了……”

 

“狗皇帝倒是有脑子,听说这阵法可入阵伏龙、万世为王,哪里敢让仙人多留。”

 

“小二——来口茶!”

 

店小二正听得入迷,扬手正要呵退来人,手心一滑竟是直接将茶壶整个掀了出去——直接砸了个粉碎。

 

“抱歉抱歉,”门口书生打扮的少年弯了弯眼睛,“路过讨个水。”

 

11.

王也从当铺出来,牵住站在门口等待的诸葛青。

 

“赎回来啦。”王也撩开诸葛青脖颈后的碎发,抬手将玉石系了上去,“师兄厉害吧。”

 

“厉害厉害。”诸葛青低头笑了笑,“街边说书的都在夸你比我厉害。”

 

“嗨呀乱说什么呢,”王也仰头挠了挠耳垂,“我哪有你胆子大,还真就敢死。”

 

“吓到啦?”

 

王也抿着嘴角没说话。

 

“万物皆以死为终,”诸葛青扣住王也的五指,“如此,武侯奇门便不用再入世救主了。”

 

“……王霭为什么又来信问我你的去向,”王也气上心头,“你不是都死他面前了吗?”

 

“那老人妖猴精的,别管他。”

 

王也难得听诸葛青骂人,肚子里的怒气顿时散了大半:“对,不管他们,师兄带你吃香喝辣。”

 

“你就算了吧,”诸葛青笑道,“哪儿来那么多钱?”

 

“我看街上不少卖艺的算命的,我都行啊——”

 

“瞎说什么呢,”诸葛青哭笑不得,“习风后奇门者不得入世。”

 

“我连官都当过了,还怕这?”王也哼哼唧唧就朝诸葛青的嘴角啃了过去,“不入世谈什么出世……”

 

“你这就俗气了啊王道长——”

 

“我活一世,既是命里有你,便谈不得出世。”

 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评论(44)
热度(493)
©一月🌙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