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月🌙

【原创】银河谷(短篇,完)

*一个脑洞,并不适合我吃的任何cp,就干脆写成原创啦

*很短,2k5,抑郁症相关,不喜勿入

 

1.

“明天的礼物是什么?”

 

“明天再说咯。”

 

2.

许舟发现祈越开始吃药了。

 

两个人大学毕业没多久就同居了,任何生活规律上的变化都逃不过对方的注意。

 

“那是什么啊?”许舟一边扒拉早餐一边朝祈越手上看过去,“你感冒啦?”

 

他从小到大没生过什么病,能想到的唯一症状就是感冒。

 

“盐酸舍曲林。”祈越倒也没遮掩,扬了扬手上白绿相间的药盒,“不是感冒。”

 

“哦。”

 

许舟等了半晌,没等到对方的解释,正要开口接着问,祈越走过来把盘子里剩下的半个馒头塞进了保鲜袋里——

 

“要迟到了你!路上吃吧!”

 

3.

许舟处理完手头的文件,抬头一看,到饭点了。

 

隔壁桌的同事喊他一起去公司一楼的食堂,许舟起身应了两句,随手点开搜索界面。

盐酸舍曲林——

 

“下楼了小许!”同事催了几句,干脆上前敲了敲许舟的椅背,“走不走啊你。”

 

“啊?”许舟有点懵的回过头,“你们下去吧,我、我有点事。”

 

4.

许舟请了半天的假,在祈越任教的中学门卫那儿坐了一下午,终于等到下午第四节课结束的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

他慌慌张张冲出了门,扒在铁栅栏外面挨个找祈越。

 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

结果是祈越主动看到了许舟,成年大个子在一群十几岁的孩子里特别扎眼。

 

许舟张了张嘴,没出声,把祈越的手拉进自己的衣兜里:“回去说。”

 

5.

“是抑郁症。”祈越点点头,“我初中的时候发现的,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治好了,前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复发了。”

 

“……你、你这,”许舟深呼一口气,“你怎么不告诉我呢你!”

 

“我没瞒你啊,”祈越语气还是清清淡淡的,“这不是跟你说了吗。”

 

“不是,你,你前段时间复发你怎么不说呢?”许舟脑子轰隆隆乱得一塌糊涂,“我一直问你为什么整晚睡不着觉,你也没说是这、这个什么——”

 

“是这个原因。”祈越顿了顿,极其轻柔地叹了口气,“你觉得别扭的话,可以分手的。”

 

“你放p——”许舟拦住了舌头,“你说什么呢?”

 

他张了张嘴,还想说点什么表达自己乱糟糟的情绪,结果发现——

 

“你等下……”许舟觉得自己得先冷静冷静,“你上周没收的那盒烟呢?”

 

“啊?”

 

“你说特殊情况能抽一根,我明天再补申请……”许舟扒拉了一下头发,“你给我一根。”

 

6.

许舟在卫生间抽完烟,关掉换气扇,又刷了个牙,回到卧室。

 

“什么程度的?”

 

祈越抬头对上许舟的视线:“是重度的。”

 

下一秒,他听到许舟似乎骂了一句十分明显的国骂。

 

“你什么时候去看的医生啊?”许舟爬上床,在祈越胳膊边趴了下来,“你都没告诉我……”

 

“两周前。”祈越顺手揉了两把许舟的头发,自然卷,摸起来软乎乎的。

 

两个人都没说话。

 

7.

许舟眼睛下面挂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。

 

“你再不睡觉我要生气了。”

 

“我睡了……”

 

“你一直盯着我干嘛?”祈越心口一冲,“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又不去死,我不想死的时候你干嘛一直管着我?”

 

“你乱说什么呢,”许舟也生气了,“什么死不死的啊,我没说你会去死啊。”

 

“你就是觉得我会去死,”祈越站起身,“一个二个到底什么毛病?我就是想不开,我觉得不值得,我觉得没意思,但是我这一秒还不想死,你们就把救生垫铺下面铺好?”

 

“你什么毛病啊你!”许舟摸了摸口袋发现这个月申请的香烟抽完了,深呼两口气,“我不和你吵,吵这个没意思,我们好好谈谈。”

 

“是啊,”祈越转身拉开门,“我就是有毛病。”

 

8.

祈越回家的时候,许舟不在。

 

他在外面游荡了一下午外加大半个晚上。之前出门出得急,手机也不在身上,口袋里没几个硬币,只能在公园里坐着。一直到星星出来了,铺满了整个黑漆漆的夜幕。

 

他给许舟打了个电话,对方几乎是瞬间接了起来,穿了两大口气,压低声音道:“你现在在哪里呀?”

 

祈越没应。

 

“你在哪里呀?”许舟抑制住急躁的语气又问了一遍,“今晚想回来吗?或者你住朋友家也行,还是想住宾馆?”

 

“我回家了。”

 

9.

许舟回来的时候半句没提下午两个人的冷战,只虚虚抱了一下祈越:“我身上全是汗,先去洗个澡。”

 

等许州洗完澡,祁越穿着软软的睡衣躺在床上:“我们谈一谈。”

 

许舟面色微变:“我不,我累了一天好困的,我先睡——”

 

“我生气了啊——”

 

“谈谈谈,”许舟翻身上床,“你、你想谈啥?”

 

祈越看了看许舟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,刚刚酝酿起来的严肃情绪突然散了。

 

“你说啊。”许舟见对方笑了,心里更没底了。

 

“想跟你聊聊我以前的事,”祈越往后靠了靠,压在软软的抱枕上,“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活不过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。”

 

许舟唰的一下坐起了身。

 

“不过呢,”祈越笑了笑,“我当时想,也许进大学以后会有什么好事呢?不然留到大一的暑假看看好了。结果就遇到了你。”

 

许舟垂下眼睛。

 

“你做得很好了,真的很好了,”祈越的声音低了下去,“你不问我到底在抑郁什么,其实以前我的父母也总是问我。我不缺钱,不缺学历,没有疾病,家庭和乐完整,我到底在抑郁什么。这个问题是无解的。”

 

许舟没说话。

 

“就像是我在孤岛上,没有人知道我想要什么,我也不知道。”祈越轻笑了一声,“确实挺矫情的,我就是——”

 

他抬手比划了一下。

 

“就是觉得挺没意思的。我要为别人活下去。挺没意思的。”

 

“那你爱我吗?”许舟抬头问道。

 

他鲜少说这么直白的话,祈越都愣了几秒才应道:“当然爱。”

 

“那你……还会想死吗?”

 

“亲爱的,”祈越抬手抚住许舟的侧脸,“爱你和去死并不冲突。”

 

10.

许舟开始每天接祈越下班。

 

成年的大个子一到放学就被蜂拥而出的中学生撞的站不住脚,只能拧着脖子隔着人海找爱人。

 

“今天的礼物是什么?”祈越有点好奇地凑上前。

 

不知道是从那天开始,许舟养成了每天给他一个小礼物的习惯。

 

“你今天好慢,”许舟抬手拍掉了祈越鼻尖上的一点粉笔灰,“拖堂训学生啦?”

 

“我很温柔的好吗?”祈越注意到许舟另一只手上的花束,“是花啊。”

 

“我自己插的,”许舟有点紧张地咽了下口水,“还行吧。”

 

“我觉得行。”祈越接过花束笑了笑,“你到底还有多少礼物啊。”

 

“天上的星星那么多,你信不信?”

 

“那我得活多久……”

 

“福寿与天齐——”许舟笑道,“那自然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

他把祈越的手牵住,慢慢放进了口袋里。

 

“你想活到什么时候,就活到什么时候。这是你的自由。”许舟低下头,“但是,稍微考虑一下我的礼物吧。”

 

祈越摸到了一个珊瑚绒质感的盒子。

 

“那明天的礼物是什么?”

 

“明天再说咯。”

 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 

*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请加油等明天的礼物。

评论(19)
热度(139)

糖果贩卖

© 一月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