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月🌙

三次繁忙,最近不上。
图/文偶尔会被屏蔽,文抽空补,图补不了。
莫谈是非。

【也青】南缘北折(短篇,完)

(一人之下,相亲甜饼)

1.

王也刚进包厢,就被王卫国一巴掌拍直了后脊背:“快来见过高人。”

 

王也一愣,一句“您好”刚滚到嘴巴边,高人已经抬手:“牙口不错,宜家宜室。”

 

“???”

 

2.

王也还俗两年,被家里催婚催了一年半,相过的对象从北三环排到西直门桥不带重样,是珍爱网上唯一一个顶着金牌vip标签被拉黑的客户。

 

然而王卫国并不服输。

 

他觉得儿子还有救。

 

“诸葛大师专算姻缘,业内口碑极高,好评率百分百。”王卫国欢喜搓手,“这次绝对错不了!”

 

王也吞了下口水,小心翼翼道:“您刚刚说啥?”

 

大师摸了两把胡子:“我看过你的命盘,与我家的一位小辈极为相合,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

 

王也掏出手机准备拨110。

 

“大师还把人给带来了,就在楼下,”王卫国一脸美滋滋,“我刚瞧了瞧,典型南方人,皮肤白白的,眼睛弯弯的,头发长长的……”

 

得,还有同伙。

 

王也不动声色停下动作:“那我下去会会。”

 

3.

的确是典型南方人。

 

皮肤白白的,眼睛弯弯的,头发长长的,但是——王也盯住对方的喉结,沉默了三秒。

 

“您有事?”倚在门边的青年出了声,“找哪位?”

 

音色很好听,清泉撞碧石,典型南方人——南方的男人。

 

“你住这间房?”王也后退半步,重新确认了一遍门牌号,“诸葛——”

 

“青,”青年笑了笑,“诸葛青。”

 

“诸葛栱是你——”

 

“是家父。”诸葛青拉开房门,显出瘦瘦高高的身型,“他在楼上见朋友,如果您要找他——”

 

“我找你!”王也猛地扒住门缝,“组团忽悠来了?接着忽悠啊!我这就报警——”

诸葛青砰地拽上了门。

 

4.

来的不是警车。

 

诸葛青那一下用了十成十的力气,王也只听得耳边咔嚓一排脆响——十分钟后,他两眼发黑被人扶上了救护车。

 

“应该是折了,”后座的护士道,“到急诊室以后先拍个片儿——”

 

“诸葛青你%#@!”王也咬了块凉毛巾,一边喊一边噼里啪啦往下砸冷汗。

 

“他说啥?”小护士抬手就要摘下毛巾。

 

“他说谢谢我帮他喊了救护车,”诸葛青偏过头,长长的发尾顺势垂在一边,“感觉你的急救手法特别专业,能加个好友吗?以后有问题希望可以向你请教。”

 

“也没有啦……”小护士红了脸,摸出手机,“那、那我给你我的二维码哦……”

 

王也觉得更痛了。

 

5.

两个人一直折腾到凌晨三点。

 

王也痛得两腿发软,诸葛青上下跑了好几趟,忙前忙后办好了所有手续。等他返回急诊室门口,就看见王也坐在廊道口,支着脑袋来回张望——

 

“你——”

 

“赶紧帮我接个电话,”王也见诸葛青到了,长舒一口气,“手机在裤子左边口袋里,震了大半天了——”

 

诸葛青只好蹲下来:“哪里呀?”

 

“再往下点——不是,你别乱摸啊,痒、嘿,痒——”

 

“……你烦不烦呀?”

 

王也挑了挑眉,觉得南方人发起火来也挺好玩的——活像在撒娇。

 

“诶爸,没事儿,刚不方便接电话。”

 

王也抬了抬下巴,示意诸葛青再把手机举高点。

 

“今晚回,现在在医院——没事儿,手折了。”

 

诸葛青感觉电话那头的声音哗的一下就炸开了。

 

“真没事儿!那人我也见过了,”王也的视线不自觉地移到了诸葛青脸上,“您可真开放……”

 

诸葛青有些好奇地凑近半寸。

 

“回去再细说呗,不用司机接,我一人儿能行——”

 

王也不由仰起脖子,诸葛青的吐息正好擦在他的喉结上,有点痒。

 

6.

王也怀疑自己被啥玩意儿蛰了,浑身痒。他抱着个软枕往脖子上蹭了半天,觉得这锅得给诸葛青。

 

“感觉如何?”王卫国搬了个板凳坐在一边,“好看不?”

 

“还成,”王也认真回忆了一下,“挺秀气的。”

 

“南方的小孩嘛……”王卫国乐了,这还是相了一年半的亲以来儿子头一次没嫌弃对方的长相,“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?”

 

“……啥?”王也停下动作,茫然道:“能有啥进展啊?”

 

“手都折了,也太激烈了吧!”王卫国激动地拍起大腿,“比你爹我当年强!”

 

“……不是,我这真是被夹的。”

 

王卫国露出了理解的微笑:“我和诸葛大师商量好了,你们两个小年轻还要再单独聚一下。他们后天就回浙江了,明天抓住机会升华啊。”

 

“不是,我都这样了,”王也摊开十根裹成粽子的手指,“升华啥啊?”

 

“你又不是脑子被夹了!”

 

7.

王也宁愿自己是脑子被夹了。

 

王卫国给两个小辈定了一个雅间。等王也到的时候,诸葛青已经坐在那里研究起了身侧的人造景观。

 

王也站在一边瞧了片刻,打心眼儿里承认,南方的人,眉目里天生就有山有水。

 

“来了?”诸葛青抬头正对上王也的视线,“手好点了吗?”

 

王也感觉十根手指在诸葛青的提醒下成功地痛了起来。

 

“昨天多有得罪,”诸葛青抬手给王也倒了一杯清茶,“医药费就当是补偿吧,不用还了。”

 

昨天王也出门匆忙,就带了几个坐公交车的钢镚儿,救护车和急症的费用全是诸葛青垫付的。

 

“不、不说这个了……”王也吞了下口水,“那啥,是我不好,以为你们是骗子——”

 

“本来就是骗子啊,”诸葛青突然笑了,“我爸算姻缘其实特不准,就是心理暗示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

王也觉得这话没法接。

 

干脆全程无言。

 

王也手不方便,诸葛青自己吃上几口,还得越过桌子给王也喂上几口。来回几次,王也是在撑不住了,摆手道:“饱了。”

 

“你饭量这么小?”诸葛青正夹起一块上汤娃娃菜往王也嘴边凑。

 

“太淡了……”王也扯了个理由。不过为了照顾南方人的口味,他点的几道菜尝起来确实都寡而无味。

 

诸葛青挑了挑眉,也放下筷子。

 

“???”

 

“确实太淡了,”诸葛青扯过餐巾纸,“我口味挺重的。”

 

“???”

 

8.

十分钟后,王也带诸葛青溜到了前门大栅栏。

 

“你这么能吃辣啊……”王也揣着一对粽子手,被满天胡椒粉呛得哼哧哼哧咳了起来。

 

“我母亲是四川人,”诸葛青面不改色,“师傅,重辣谢谢。”

 

王也默默撇开脑袋。他觉得诸葛青那两片被浸得通红的嘴唇——看起来好像有点好吃?

 

“带水了么?”诸葛青喘了两口气,“太咸了。”

 

“啊?带、带了……”王也扭头看了看绑在自己裤腰带上的水杯,“你不嫌弃的话——”

 

诸葛青已经弯腰朝水杯够了过去。

 

王也的视线停在诸葛青又白又软的发旋上——有点像浮在夜空的小月亮。

 

“你们北京人说话真好玩,”诸葛青喝了大半杯水,清了清嗓子,“就像儿这儿样儿?”

 

诸葛青的腔调软软的,又带着一点被辣椒呛过的沙沙声。王也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北京人说话也不是每个字都加儿的。”

 

“那你们怎么说?”诸葛青好奇道,“就你昨天骂我那句……你大爷的?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还有什么,教教我?我好回去骂人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9.

王也觉得自己和诸葛青的感情是升华了——他成了诸葛青的粗口教学老师。

 

对方第二天就和父亲回了浙江,王也也被王卫国唠叨了大半个月为什么没有把握机会把人留住。

 

不急……王也翻开诸葛青的朋友圈,对方最新一条状态是一个水杯的特写。

 

“某人的杯子忘在我这啦。”

 

下个月去浙江好了……王也心情微妙地留了个赞。

 

“你还躺家里刷朋友圈?”王卫国哐当一声拉开门,“上周诸葛大师给你介绍的对象,下个月都要结婚了!”

 

王也:“???”

 

“请帖都发过来了……你气死我得了你,哎哟我造的什么孽——”

 

王也捡起手机就给诸葛青拨了过去。

 

“啊?不是在微信上吗?直接发消息——”

 

“你下个月结婚?”王也刷地掀开笔记本,直接登录12306开始查找直达车。

 

“什么结婚?下个月我妹结婚——”

 

“你家下个月俩人结婚?”王也找到了最近一般车次,直接下了订单,“下个月那么好???”

 

“不是,就我妹——你怎么啦?”

 

“诸葛青你这人咋回事儿啊,说好和我天造地设——”

 

诸葛青顿了几秒,低声咯咯笑了出来:“和你天造地设的那个人不是我,是我妹妹。”

 

“???”

 

“你去找她的那天晚上,她刚好和我换了房间——她嫌那个房间里有蟑螂。”

 

王也感觉自己已经丧失了思考能力:“你当时干嘛不说?”

 

“你在珍爱网的信用记录那么差,我哪敢让我妹妹和你相亲啊。”诸葛青顿了顿,继续笑道,“所以你以前是故意的?”

 

“……我的小祖宗诶,”王也近乎虚脱地瘫回床上,“你就吓我吧你。”

 

“你紧张啥?”诸葛青乐得带上了刚学的北京腔,“我们八字不合——”

 

“你可拉倒吧,就你爸算姻缘那个水平……”王也翻身下床开始找行李,“我今晚到哈——”

 

“啊?”这回轮到诸葛青愣了,“到哪里?”

 

“到你家,把水杯带回来啊。”王也停了片刻,笑了——

 

“顺便把你也带回来。”

 

10.

佳人如此多娇,引王也道长折了腰。

 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 *阿青妈妈的籍贯是私设

(八百年没写文了……见谅……)


置顶文章汇总戳戳

评论(24)
热度(817)
©一月🌙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