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月🌙

【一目连】瓶中妖

(阴阳师,单人向合志解禁)

1.

南岛有妖,涸泽而现。

 

2.

伏妖人高价接下南岛的除妖任务,却在抵达之后察觉不到一丝妖气。

 

“你们这儿当真有妖?”他将斩妖的神器收回袖中,“这岛除了有些荒凉,并无异状。”

 

“有些荒凉”四个字已是极给村长面子。

 

“自从五十年前南海枯竭,神明弃岛,妖物趁机现世,”村长八岐伏身擦去额角的汗珠,“这岛就再不得安宁……”

 

伏妖人挡住头顶灼烧的烈日,向远处遥望去,入目皆是疮痍。

 

这座海岛上没有风。

 

这是一个被神遗弃的地方。

 

3.

伏妖人被安排在岛上废弃的神社中。神社多年无人问津,倒是个歇脚的清净地。

 

入夜,神社后山传来异动,房顶簌簌的墙皮撒了一地,伏妖人抓起枕边的长剑翻身而起,几下便跃出神社到了后山。

 

弄出异响的是两只白虎。伏妖人有些失望,将法器收回鞘中。

 

这柄剑只斩妖物。

 

他转身正欲离去,那白虎似是发现了入侵者,嘶吼一声直直朝伏妖人后背扑了过去。

 

虎爪破风而来,耳畔烈烈劲风作响,伏妖人来不及抽刀,堪堪用剑鞘挡住一击,下一瞬便被虎爪勾住大半肩膀。

 

剧痛还未传达至神经末梢,虎口已近,只听得一声怒吼,他被一股大力压倒在地,抬眼瞬间撞进一口血腥獠牙之中。

 

腐肉气息自白虎深喉翻滚而出。

 

伏妖人大叹不妙,握住手边斩妖的宝器正欲破戒,上空突然传来一声长鸣。

 

白虎止住动作,抬头向上张望。

 

虎爪松懈的瞬间,伏妖人就地一滚扑进一边的斜坡之中。白虎见丢了猎物,回过神来正要追击,上空又是一声长鸣。

 

白虎动了动耳朵,突然掉转身形。

 

伏妖人隐在灌木中,等了片刻,只听得虎爪踏地的声音渐渐远了,似乎是被天上突如其来的异响引开。

 

他缓下心神,正欲扯开衣袖包扎伤口,一股妖气突然渗了过来。

 

伏妖人心下一惊,拔出斩妖宝器直指来人。

 

“你有什么烦恼吗?”

 

月色明亮,那人颈侧的鳞片被一边锋芒万丈的伏妖宝剑映得似有波光流转。

 

来者是妖。

 

4.

来者是一尾鱼妖。

 

“你如何会去后山?”伏妖人被妖带回神社,还有几分惊魂不定。

 

“那两只白虎可怜,山上的树早就被砍光了,又没有活物,只能啃枯死的树皮和干草。我见你大半夜摸上山去,十有八九要被老虎给分了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我去找人借点药来,你这伤口不包扎的话要出问题的。”妖指了指对方鲜血淋漓的右肩,上面的死肉和衣料粘合在一起,动作间甚至可以看到筋肉下的白骨。

 

“你要救我?”伏妖人有些惊疑,“你可知我是什么人?”

 

“抓妖怪的啊,”那妖耸肩道,“来抓引起旱灾的妖物。”

 

“……这岛上,应该只有你这一只妖吧。”

 

“这岛连神明都不愿多留,怎么还会有妖物留着。”

 

“那你……”伏妖人被这只小妖怪弄糊涂了,“你留在这是?”

 

“我是要当人的,自然要留在岛上慢慢修炼。”妖摆摆手,“我先去取药啦。”

 

当人?

 

伏妖人愣了愣。

 

他倒是第一次听说有妖修人道。

 

5.

那尾鱼妖叫一目连。

 

“你如何会救我?”伏妖人坐在石阶上看一目连打扫枯叶,“你不怕我收了你?”

 

“你是个好人。”一目连站起身,脖颈间露出一小节明晃晃的吊饰。

 

“你又是如何知道我是好是坏?”伏妖人有些哭笑不得,“好人便不会收妖了吗?”

 

“你刚来神社时,扫干净了后院的枯叶,然后钉好了主殿坏掉了三扇窗户。”一目连比划道。 

 

“你这妖物活了多少年?竟比村头幼童还好骗。”伏妖人摇头道,“我不过是想自己住得舒坦些。”

 

“那也是好事。”一目连垂下眼睛,“老师去世后,除了我,再没人做过这些事。”

 

伏妖人沉默片刻,低声道:“我找不出引起这座岛干旱的妖物,这里气数已尽,你还是早日离开吧。”

 

一目连摇摇头:“我答应了老师,要守着这里。”

 

“那你为何要修人道?”伏妖人皱眉道,“人间寿命不过百年,如何比得上做妖——”

 

“可是我等不及了。”一目连解开衣领,露出脖颈上浅粉色的鱼纹,“我快成年了,成年以后现出妖态,便没办法再留在神社。”

 

伏妖人这才看清了一目连胸口那截吊饰,竟是拇指大的一个水晶宝瓶。

 

“就算你修炼成人,也不过是多留几十年,便要再进轮回。”伏妖人回神道,“那时就什么都没了。”

 

“多守得一日也是好的,”一目连捏紧胸前的吊饰,“妖生千年而灭于天地,那才是什么都没了。”

 

6.

不出几日,伏妖人和一目连熟悉了起来。

 

小妖白日里化作人形,认真打理神社内外,入夜便祭出水晶瓶,现出原形进瓶中修炼。

 

瓶中无水,夜色正好,盈盈月光注满宝瓶,那尾浅粉色的鱼便在滴落的星河中摇摆,一呼一吸间萤火明灭。

 

倒是只灵物。

 

伏妖人纵使见过不少三界奇景,也不免惊叹,盘腿坐在一边有些出神。

 

登岛已有小半月时日,岛上除了一目连再无别的妖物,他实在找不出引发干旱的源头,为此村里渐渐起了流言。

 

“因为您是享誉江湖的伏妖人,我们这才花重金将您请来,”八岐皱眉道,“您来了小半个月了,还和我说岛上没妖怪,那这番干旱又要如何解释?”

 

“我只负责收妖,不负责求雨,”伏妖人也有些不满,“我倒是没看出来这干旱和妖怪有什么关系——”

 

伏妖人话头刚至嘴边,八岐放下嘴边的茶碗,极为轻巧地往桌沿上磕了磕。

 

“您行走江湖这么多年,总该有些经验,知道有些事最好不要说出口,”八岐语气平静,“佣金翻三倍。”

 

伏妖人沉默半晌,转身推开门。

 

“你的答案?”八岐扬了扬下巴。

 

“过几日你放消息说妖怪抓到了,”伏妖人回头道,“杀完妖我就走。”

 

7.

伏妖人回神社时,正遇上庭院有客造访。

 

来者是一名青年女子,似乎和一目连是旧识。伏妖人在一边站了一会儿,只听明白女子过两日要嫁人了,以后再不会来神社。

 

“我有礼物给你。”一目连示意女子等在原地,转身钻回大殿。

 

“我登岛半月以来,你是第一个来参拜的人。”伏妖人突然出声道,“你信神?”

 

“大人?”女子认出对方是岛上的贵客,行礼道:“过几日出嫁,来求个安心。”

 

“你和一目连好像很熟。”

 

“倒也还好,”女子掩袖道,“那孩子算是我看着长大的,他的老师去世以后,周边邻居偶尔会帮着照拂一下。”

 

“老师?”伏妖人追问道:“是神社的老神官吗?”

 

“这个神社已经废弃很多年了,一目连的老师当时也是无家可去,就留在这里为神社做些简单的看护,算不上神官。岛上的人看他可怜也没说些什么。”女子顿了顿,继续道,“后来他从海滩边捡回了一目连,说是从海里漂上来的孤儿。”

 

一目连恰巧踏出主殿,女子迎上去笑了笑。

 

“这个给你。”一目连伸出手,“我向神明求来的,可以保平安。”

 

伏妖人凑上前看了看,是一片鱼鳞。

 

8.

过了几日,岛民们都在说,妖怪被抓住了,是一尾鱼。

 

“你莫出神社。”伏妖人对一目连叮嘱道,“近日你身上鱼纹愈发重了,可是要成年了?”

 

“哪儿来的妖怪?”一目连避开伏妖人的问题,朝神殿外张望。街上都是朝海边奔走的人群,听声音似乎是要去围观杀妖。

 

“不关你的事。”伏妖人将一目连的脑袋拍回去,“再过几日我会离岛,你可要一起走?” 

 

一目连收回目光。

 

“……”伏妖人似是叹了一口气,“我见过的妖何止千千万万,他们之中无一修炼成人。你当真要走这条路?”

 

一目连仰头望了望伏妖人,没说话。

 

“若是修炼失败了,立刻离岛……”伏妖人看了看一目连额上冒出的一小截妖角,低声道:“这座岛早就被掏空了,撑不了多久的,记住了吗?”

 

说罢,他捞起斩妖的兵器别在腰间,踏出神社,不消片刻就融进了人流。

 

一目连还在琢磨伏妖人最后那几句话的意思,腰间似乎突然撞上了什么东西。

 

他定神一看,竟是一个半大的孩子。

 

那孩子看见一目连登时大哭起来。

 

9.

伏妖人赶到海滩边时,传言中的“妖物”已被众人降服,不知受了什么刑,瘫在地上看不出人样。

 

他闭眼稳了稳身形,走到刑场正中。

 

“大人?”那人伏在地上听到脚步声,动了动脖颈,露出血肉模糊的侧脸,哑声道:“我真的不是妖。”

 

她正是前几日在神社与伏妖人有过一面之缘的那名女子。

 

“你不是妖,怎么刚嫁给你丈夫,那边就一家八口全部死绝,就你一个人平安无事?”八岐围了上来,“你脖子上那是什么?”

 

“他们得了急病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……” 

 

伏妖人蹲下身看了看,女子脖颈间是那枚浅粉色的鱼鳞。

 

“那东西扯也扯不断,砸也砸不碎,不是妖物是什么?”八岐怒道:“看来是条鱼,怎么还不现出原型?”

 

他扬了扬下巴,几个岛民立刻搬起手边的木桶,动作间晃荡出大半冰冷的海水。

 

“等等,”伏妖人出声道,“浇水的法子没用。”

 

那女子动了动肩膀,撑起眼角,污浊的眼球内似有萤火闪过。

 

“用缚妖的绳子把她绑在长杆上,直接拖去沉海。”

 

女子闭上眼睛,再不多言。

 

10.

伏妖人从袖中掏出捆妖绳,正欲行动,围观的人群突然骚乱起来。

 

“她不是妖——”

 

来人竟是一目连。

 

他仗着身材矮小,循着缝隙几下钻出人群,跌进刑场正中。

 

“你来这里干什么!”伏妖人皱眉上前,“回神社——”

 

“她真的不是妖!”一目连扯了扯头上的兜帽,掩好额角,爬起身低声道:“你是捉妖的,难道看不出来吗?”

 

“什么人啊?”八岐远远问了一句,“哪家的小孩子,管事的呢?”

 

“是神社里的那个孤儿,就那个……”

 

身边的人低声解释了几句,八岐愣了愣,上前准备把一目连揪出去,伏妖人正欲制止,人群里又起了喧哗。

 

“又有人犯病了!”

 

一个男人冲了出来,面目惊恐,身后似有鬼魅。

 

“全身都是黑斑……没救了……”

 

11.

岛上起了瘟疫。

 

“是妖,妖物作祟,才让岛上多年大旱,如今妖气进了岛民的身体,引发瘟疫……”

 

八岐站在岛中央议事广场的高凳上,高声发表演说。

 

“那妖物定然化作人形混在我们之中……”

 

“当务之急还是找出妖物,任何人有线索都要……”

 

“宁可错杀一千,不可放过一个……”

 

一目连站在人群边缘,远远望着八岐挥舞的双臂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

“还要在这呆着么。”伏妖人走到一目连身后,“你修炼成人,也会经历这些,会染上瘟疫,面容俱毁。所以……”

 

“所以还要继续修人道么。”

 

一目连看了一眼来人,没说话。

 

自从那个女子死在海滩边以后,他就再没和伏妖人说过一次话。

 

伏妖人已经知道答案了。

 

12.

瘟疫蔓延得极快,不出几日,岛上七成的人都起了黑斑,整日咳喘。

 

一时之间,岛上人心惶惶,染病的人被驱赶到后山进行隔离,有些不愿与家人分离的,自然也被一起丢了进去。

 

过了两日,山上起了大火,困在上面的岛民被烧了个干净,焦臭味三日不散。

 

可惜这场火并没有阻止病疫的蔓延。

 

“他染病了?你竟然把他留在这里!”伏妖人终于发现一目连在神社里藏了一个孩子,“立刻把他交出去——”

 

“你杀了他的姐姐,还要杀死他吗?”一目连将那男孩护在身后,面色平静。

 

伏妖人这才看清,男孩和几日前死去的那名女子有七分相像。

 

“我没有杀他姐姐——”

 

“是你杀的,”一目连骤然提高声调,“你说她是妖,还把她拖出去祭海求雨!”

 

“那些岛民也说她是妖!”伏妖人也怒了,伸手用力捞过男孩,“不论如何他不能呆在这,要交出去——”

 

“交出去被你们带上后山烧掉?”一目连身上的妖气顿生,“你们要杀了全岛的人吗!”

 

伏妖人腰间的斩妖宝器剧烈颤动起来。

 

“听着,你救过我的命,我不想收你,”伏妖人松开手,冷静片刻,继续道:“这孩子染了瘟疫,绝对不能留。”

 

“如果我说我能治好他呢?”

 

“……什么?”伏妖人愣了愣,“这病药石无医——”

 

“我能治好他……”一目连解开衣领,露出小半截鲜血模糊的侧颈。

 

“你的鳞片——”

 

“我的鳞片能治好他。”

 

13.

伏妖人说在神社里求到了神明赐下的药,可治瘟疫。

 

余下的岛民端着药碗在神社前排起长队。

 

一目连躲在后院,他几乎剥离了身上所有的鳞片,元气大伤,只能在水晶宝瓶中慢慢恢复。

 

“一人一碗,味道有些腥,不要怕。”伏妖人在前殿挨个为岛民斟上药汤。

 

八岐站在队伍末尾张望了片刻,突然瞥见远处墙角下有个孩子,眉眼有几分眼熟。他几日前抓捕鱼妖,这孩子似乎是那女子的弟弟。

 

——那家人应该全部被处死了才对。

 

八岐心下疑云顿生,喊上身边的几个岛民跟了过去。

 

下一刻,八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

神殿中央立着一人高的水晶宝瓶,瓶中明明无水,却波光流转,包容万象。一尾浅粉色的鱼在萤火明灭间缓慢呼吸。

 

“有……有……”八岐愣了愣,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喊:“这里有妖怪啊!”

 

伏妖人大惊,扔下药勺朝后殿奔去。

 

不明所以的岛民面面相觑,也跟了上去。

 

“这个捉妖的和那妖怪是一伙儿的!”八岐打了个手势,“抓住他们!还有那个小鬼,也是妖怪!”

 

伏妖人立刻朝腰间摸去,电光火石间,他只觉得手腕被一股力量牢牢捆住。低头细看,竟是他自己的捆妖绳。

 

“我就知道你这捉妖的有问题……”八岐冷笑道,“岛上明明有妖怪,却推脱找不到。海滩杀妖祭海那日我派人换了你的捆妖绳,可见你这段时间根本没捉妖……竟然如今才发现。”

 

伏妖人挣了几下,却觉得腕间那股力量越扯越紧。

 

八岐上前正欲抓住躲在殿门后的男孩,宝瓶中一道金光闪过,直击八岐双腕。

 

“是他,妖怪就是他!”八岐捂住手腕声嘶力竭道,“怪不得当初那老头子只说你是从海里飘上来的孤儿……你根本就是一只鱼妖!”

 

一目连立在庭院正中,露出鲜血淋漓的伤口。

 

“说起来,果然就是你害的吧……”八岐骇得浑身颤栗,“你出现在岛上那日起,南海水竭,岛上大旱……”

 

周围端着药碗的岛民终于回过神来,也爆发出一阵嘈杂的议论。

 

“如今,你还让大家染上了瘟疫,再用妖术治好大家……”八岐面容扭曲,“你到底什么目的?你是想让大家把你当神看吗?”

 

“他不是妖!”伏妖人扭动身形想从捆妖绳中挣脱,“他和干旱没有关系——”

 

“我是妖,”一目连打断道,“南岛有妖,涸泽而现。你们抽干了海水,砍光了草木,我无处可去,就漂了上来。”

 

说着,一目连上前半步,惊得八岐跌坐在地,回头喝道:“他是妖……是妖!大家别喝!”

 

“我说这药可以治病,你们信吗?”一目连转身问道。

 

无人应答。

 

“你是妖,是害人的东西!”

 

——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句。

 

“那个抓妖的!你收了他,我们就放过你!”

 

——又一声高呼。

 

“你害死那么多人,还不跪下忏悔?”

 

——呼喊声像久别的海浪席卷而来。

 

一目连闭眼静了片刻,朝八岐走去。

 

“你、你干什么……捉、捉妖的快——”八岐骇得面目青白,往后爬了几步。

 

“你们不是想看我的原形吗?不用捉妖人的法器。”一目连蹲了下来,“用这把刀就好。”

 

他抬手抽出八岐腰间的小刀,用力朝自己的胸口刺去。

 

八岐还未来得及反应,脸上突然一热。

 

那是人的血液。

 

14.

伏妖人挣开手边的捆妖绳,跌跌撞撞摔到一目连身边。

 

那双绿色眼瞳中的焦距渐渐散了。

 

下一瞬间,院中宝瓶突然冲上云端,众人只见得眼前白光一闪,耳边霎时响起滚滚巨雷。

 

下雨了。

 

“哈、哈……果然是这妖物作祟,”八岐瘫坐在雨中,“他死了……雨、雨来了!”

 

伏妖人趴下身,努力凑近到一目连一张一合的口边,无奈周边岛民欢呼的声音太大,他只能听到些断断续续的字句。

 

“我不愿做妖,也……也做不了人……”

 

一目连嘴角又溢出点点鲜血,转瞬便被雨水冲去。

 

“就让我做鱼吧。”

 

伏妖人愣了愣,仰头看了一眼滚滚乌云,随即任命地闭上眼睛。

 

一目连停止了呼吸。

 

15.

南岛大旱数十年,暴雨突至。雨水连绵数月不止,岛沉,无一人生还。

 

自此,南岛无妖,却有一尾鱼会在来往船只前引航,颇具灵性。

 

万世太平。

 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 

主催给的主题是十二星座,我选了“水瓶座”,因为自己就是水瓶座。

这篇文献给海洋里所有已经灭绝或者将要灭绝的美丽生灵。

评论(24)
热度(201)

糖果贩卖

© 一月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