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月🌙

三次繁忙,最近不上。
图/文偶尔会被屏蔽,文抽空补,图补不了。
莫谈是非。

【马场林】梦游症(短篇,完)

(博多豚骨拉面,甜饼)

 

1.

林宪明听到了耳边的呼吸声。

 

马场善治又梦游了。

 

2.

月初,林搬进新公寓。

 

行李很重,他和搬家公司的司机周旋了大半天,对方仍然拒绝帮忙送货上楼。

 

“缺人手吗?”

 

林正站在门口打电话,身后冒出了一句试探。

 

“那个,我在睡午觉,”对方抓了抓头发,“你声音太大了——啊,我是说……”

 

林愣了愣。

 

“我可以帮你搬。”对方抬手指了一下自己身后的门牌号,“马场善治。你的新邻居。”

 

3.

马场看起来挺瘦,力气比林大上许多。几个来回之后,他已经扛着茶几领先了不少。

 

“喂——”林撑住膝盖微喘,“你先上去吧。”

 

他抛出了一枚亮晶晶的东西,马场扬起手臂一把抓进手里。

 

“给你备用的,”林抬起左手,无名指上套着一枚钥匙,“搬好东西以后记得还我。”

 

“哦——”马场勾着钥匙环晃了几圈,“那你记得找我要。”

 

结果,也不知道是谁先忘了这件事——

 

他们都忘记了这件事。

 

4.

林第二次见到这位马场先生,是在床上。

 

他只用了不到半秒去确定耳边多余的声音来自梦境还是现实——呼吸是热的。

 

下一个半秒——

 

“救——!”马场的呼救被脖颈边湛冷的刀锋压了回去,“等——”

 

林把刃口往前送了半寸。

 

“保险箱就放在书房密码是19940120——”

 

林握住刀的手顿了顿:“你清醒一点,这是我的床。”

 

5.

马场患有非常严重的梦游症。

 

“所以你就这么大大方方进了我的房子?”林盘腿坐在床上,刀尖还停在对方冒了点胡茬的下巴上。

 

“这也不是我个人能克制的——我发誓今后一定努力克制!”马场脸色一白,堪堪躲过小刀带出的一阵劲风,“都是邻居,刀、刀放下……”

 

“钥匙还我。”

 

“哦——啊?”马场抓着头发坐起身,“什么钥匙?”

 

“上周搬家的时候给你的备用钥匙,”林低头收刀入鞘,“因为那个你才能进来的吧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你这是什么表情……”林挑了挑眉毛,重新握住刀柄,“你该不会——”

 

“只有梦游的时候我才知道钥匙在哪儿……换锁的钱我出——!”

 

马场的后半句话又被突然贴上来的刀锋压了回去。

 

6.

换锁的事不了了之。

 

马场找来的师傅蹲下来捣鼓了半天,摇头道:“这个锁太少见了,我这儿没合适的芯,你们能等等吗?”

 

马场白着脸向林征求意见。

 

林点了点头。

 

7.

林开始习惯一睁眼就看到马场的日子。

 

对方的梦游症毫无改善。

 

“这病没得治?”林站在阳台上捏紧手机,“我不想又搬一次家。”

 

“放轻松点,”电话那头是林的一位医生旧友,“听你的描述,他对你是没有攻击性的,你再忍忍吧。”

 

“可是——”

 

“而且这么严重的梦游症也挺可怜的,”对面低低叹了一口气,“万一他在梦游的时候自己伤害自己……”

 

林转身朝厨房里捣鼓拉面的马场望了过去。

 

对方系着女士围裙,巨大的花边延伸到后腰。

 

那是林最喜欢的一条围裙。

 

8.

马场把牙刷和漱口杯也带了进来。

 

“……你现在是清醒的吗?” 林看着对方一气呵成的动作,有些惊疑。

 

“这样比较方便,”马场正在往架子上挂毛巾,“反正也要一起吃早饭。”

 

林的脸色变了几番,上前把自己的毛巾拉开了半寸。

 

9.

这位突如其来的入侵者并没有让林烦恼太久——更大的麻烦随之而来。

 

他弄砸了最新的一笔生意。

 

10.

“有急救箱吗?”

 

马场蹲在地板上,软软的居家拖鞋上沾了一点血。

 

三分钟前,林甩开了追杀过来的杀手,直接撞开窗户摔进公寓。

 

“右手边矮柜从上往下数第三层,”林捂住左腰慢慢坐起身,“你是在梦游还是——”

 

“那你呢?”马场抬起头,“你在梦游吗?”

 

林没听懂。

 

他偏开头,正好看到马场脚边一枚银色的钥匙。

 

是银河的余光落了下来。

 

11.

林发现马场的梦游症好了。

 

对方留在浴室的毛巾干巴巴地皱在架子上。林想了想,取下毛巾仔细洗了两遍,拧干,展平,又往自己的毛巾边拉近了半寸。

 

下午,换锁师傅带着工具上门,说是找到了配适的锁芯。

 

“不用麻烦了,”林指了指自己身后成摞的打包箱,“我要搬走了。”

 

12.

林准备再搬一次家。

 

这次他和搬家公司提前打好了招呼,支付了额外的搬家费用,司机带上几个人进屋开始搬箱子。

 

“屋里的那几个都是搬家工?”

 

林正站在门口打电话,身后冒出了一句试探。

 

“那个,我在睡午觉,”对方抓了抓头发,“你声音太大了——啊,我是说……”

 

林愣了愣。

 

“我可以帮你搬。”对方抬手指了一下自己身后的门牌号,“马场善治,你的老邻居。”

 

林皱了皱眉,正要开口——

 

马场瞳孔骤缩,突然上前扣紧对方的腰往后一带。

 

林感觉发尾被什么尖利的东西撩了起来,有劲风从后颈划过。

 

他在马场的眼睛里看到了身后拔(木仓)而起的搬家工。

 

(木仓)洞正指向自己的后脑。

 

13.

“所以你也是杀手?”

 

“不算吧……”马场收刀入鞘,弯腰把匕首绑回林的大腿一侧,“准确来说,是‘专杀杀手的杀手’。”

 

“那你……”林后退两步扣住刀柄,“这是准备——”

 

“回去睡觉吧,”马场转身摆了摆手,“该醒啦。”

 

14.

林失眠了。

 

他在公寓转了几圈,还是想把马场留下来的东西还回去——牙刷,漱口杯,毛巾,还有几袋没开封的豚骨拉面。

 

月色盖住了地毯上的血渍。

 

门锁微微响动。

 

林屏住呼吸对上猫眼,抬起手轻轻握住把手,猛地把门往身前一带——

 

“又在梦游?”林眨了眨眼。

 

马场的脖子有瞬间的僵硬,随即又彻底放松了下来。

 

“现在是醒着的。”马场笑了,抬起左手晃了晃无名指上的钥匙环,“我来还钥匙。”

 

“做梦。”林也笑了,踮起脚朝马场温热的呼吸靠了过去。

 

他们在月色下吻在一起。

 

15.

“他的梦游症好点了吗?”

 

“嗯,比我刚和他一起睡的时候好多了。”马场把手机夹在耳边,颇为费力地扯开一包拉面,“他刚搬来那会儿天天晚上在房间里飞刀子,动静大得不得了。”

 

“那你自己小心啊,”电话那头是马场的一位医生旧友,“这种有攻击和自残倾向的梦游——”

 

“没关系,下次一起吃饭啊。”马场把手机扔回围裙口袋,回身道:“饿了?”

 

林皱了皱鼻子,凑上前:“今天吃什么——又是豚骨拉面啊!”

 

马场偏过头吻了下去。

 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评论(52)
热度(391)
©一月🌙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