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月🌙

三次繁忙,最近不上。
图/文偶尔会被屏蔽,文抽空补,图补不了。
莫谈是非。

【双龙组】美丽世界的花(6k字完)

(阴阳师,人工智能童话)

*这个故事送给过生日的自己嘿嘿嘿……希望新的一岁有新生的爱和美丽的花。

 

1.

你好呀,初次见面,这朵花送给你。

 

2.

荒正在为自己的婚礼挑选花束。

 

“我劝你不要一意孤行,你知道这样做的下场吗?”

 

“唔……我觉得主色调还是粉色比较好,虽然常规来说应该用白色,但是他更喜欢粉……”荒把电话夹在脖颈间,有些艰难地翻看着手上的婚礼图册。

 

“不仅仅是你自己会丢掉工作,他更会被销毁,这个世界是不允许——”

 

“你觉得风信子好还是玫瑰好?”荒将听筒挪开半寸,“其实他更喜欢风信子……”

 

“……”夜叉沉默片刻,低声道:“他是一堆数据。”

 

荒捏住页脚的手指顿了顿:“我知道。”

 

“那你还——”

 

“他下班了,明天再聊。”荒利落地挂了电话。

 

一分钟之后,荒眼前的显示屏亮了起来。

 

“晚上好,荒。”视野中央一朵浅粉色的风信子晃了晃枝瓣。

 

荒起身凑到屏幕前,伸出手指轻叩了两下:“晚上好呀。”

 

这是他接触爱人的唯一方式。

 

3.

荒是一个孤儿。

 

他对婴孩时期的经历毫无记忆,似乎自己生来就已经是一个半大的孩子,而他生命的初始是一朵花。

 

“你好呀,初次见面,这朵花送给你。”

 

这是一目连对他说的第一句话,不同于世界上其他人工智能那样刻板的、冷淡的、机械的语调,一目连的声音是柔软而有温度的,和真实的人类毫无区别。

 

荒就这样被一堆数据养大了,还偏偏养得特别好——

 

构造完美,智商超群,青年俊才,前程正好,可以说是万事无忧——

 

除了一件事。

 

“今天的工作忙吗?”荒在床上翻了个身,正对着卧室液晶屏正中央半阖的花苞。

 

屏幕跳动了一下,露出粉色的花芯:“不忙。”

 

“哦哦……”荒顿了顿,“中央图书馆那个智脑好相处吗?”

 

花芯闪了一下,这是一目连没有成功解码的信号。

 

“就是,我上次去那边查档案,那个智脑很凶,”荒有些笨拙地挑着话题,“他没欺负你吧?”

 

“他为什么会欺负我?”一目连茫然道:“他只是一堆数据。”

 

荒背对着窗外的月光,看不清表情。

 

“早点睡吧,你明天不是有要事?”一目连放缓声音,“需要音乐吗?”

 

“不、不用。”荒的声音也温柔了下来,“你也休息吧,晚安。”

 

一目连正想说自己不用休息,荒似乎已经睡过去了。

 

他降下厚重的布帘,截断朝房间里涌动的星河。

 

荒悄悄掀开眼睛朝一目连望过去。

 

那朵花忽明忽灭,与窗外的星光共同呼吸。

 

4.

“你向所里上报的申请,已经作为一级机密被拦截了下来。”八岐扬了扬下巴,示意荒坐下。

 

“什么?”荒面露不解,“这只是一份结婚申请。”

 

“只是一份结婚申请?”八岐不怒反笑,“你知道你在配偶那一栏填了什么吗?”

 

“填了他的名字啊,”荒接话道,“名字写错了?”

 

“……”八岐的额角跳了两下,“别和我打太极,如果我没记错,他是照顾你长大的那个人工智能管家吧?”

 

“唔。”

 

“你要和人工智能结婚?”八岐提高了声调,“你要和一堆数据过下半辈子?”

 

“这和你们无关吧。”荒抿了抿嘴角,“我只是按流程,告知你们,并不是请求你们。”

 

“我不同意。”八岐冷静下来,“不仅我不会同意,上头更不会同意。”

 

“这是个人自由吧?”荒倒也不急,“下个月结婚,请帖下周送到——”

 

“你清醒一点。我不是以你的上司,而是以老师的身份劝告你,不要冒这个险。人工智能是不会有情感的……我们是为你好。”

 

“就算对方是人,你们还是不会同意啊,”荒笑了笑,“五十年前那件事……”

 

“你说什么——”

 

“既然是为我好,”荒站起身,“只要证明他是有感情的,就可以了是吗?”

 

八岐被荒的气势逼退半步:“他没有感情。”

 

“他有。” 

 

八岐沉默片刻,低声道:“明天你带他来测试。”

 

5.

一目连是有感情的——这是荒的一个猜测。

 

这个世界上有千万智脑,他们漂浮在这个极度发达的星球上,就像电子森林中星星点点的萤火虫。

 

荒在很小的时候就发现一目连同其他的人工智能管家不一样——

 

一目连竟然有自己的喜好。

 

“我很喜欢粉红色。”

——荒七岁时,穿着一目连为他定制的粉色系校服,视死如归走进了小学。

“我很喜欢风信子。”

——荒渐渐习惯了窗台上成排风信子散发出的浓郁气味。

“我很喜欢水蜜桃香氛。”

——很巧,荒也很喜欢。

 

如果他可以喜欢粉红色,可以喜欢风信子,可以喜欢水蜜桃香氛——

那么,他可以喜欢我吗?

 

“失眠了吗?”屏幕上的风信子展开花瓣,“这是你今晚第一百一十五次翻身,数据监测显示你一直没有进入睡眠状态。”

 

荒刷的睁开一双精神奕奕的眼睛,盯住一目连:“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 

“如果和你的失眠有关……”一目连闪烁了一下,犹豫道:“你问吧。”

 

“你是有感情的吗?”

 

“……我可以拒绝回答吗,”一目连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花瓣,“换个问题?”

 

“你喜欢我吗?”

 

“……”一目连的屏幕突然闪烁起来,看起来就像要死机了——

 

“别闪啦,”荒低声笑道,“我知道你听得懂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闪这么厉害是因为紧张吗?”荒干脆坐起身,凑到屏幕前轻轻碰了一下那朵粉色的风信子,“会紧张的话……果然是有感情的吧。”

 

一目连猛地收缩了一下花蕊,片刻后缓缓舒展开。

 

“喜欢我吗?”荒低下头,贴近那簇花芯,就像情人的拥吻。

 

屏幕啪嗒一下暗了。

 

荒愣了一瞬,随即笑了起来。

 

他已经知道答案了。

 

6.

一目连蜷缩在荒的手心,收敛起萤火光晕,露出最原始的样貌。

 

“看起来像是几十年前生产出来的光脑了,”研究员眼睛一亮,赞叹不已,“很难得啊,起码有五十年的历史了。应该是第一批——”

 

“可以开始检测了吗?”荒打断道,“下午约了结婚照,很赶的。”

 

“……您把它给我吧。”

 

“我不能跟着吗?”

 

“前两轮检测是对这个光脑——呃,是对一目连先生进行单人检测,”研究员看了一眼荒的脸色,心惊胆战道:“第三轮才是对您二位进行的联合检测。”

 

荒在研究所积威已久,今天执行测试的大多是他平日里的下属。

 

荒沉默片刻,弯下腰对手心里的光脑低声道:“不要紧张,他们问你什么,你就像在家里一样应对就好。”

 

站在一边的研究员一脸活见鬼。

 

7.

测试进展得很快,荒隔着厚厚的玻璃墙望着房间正中央屏幕上开出一朵花,时而蜷缩,时而舒展——

 

他几乎可以根据花朵的状态判断一目连现在的情绪。

 

一目连是有情绪的。

 

“你的人工智能很神奇,”八岐亲自将光脑送了出来,“当然,不排除这些情绪反应是创造他的人提前设定的——虽然有些过于像真人了。”

 

荒挑了挑眉,将光脑握回手心。

 

“所以还需要进行第三轮测试,”八岐挥了挥手,“跟我来吧,你们先单独待一会儿。”

 

8.

“他们问了你什么?”

 

荒十分放松地坐在沙发上,眼前的屏幕亮了,正中央的风信子跳跃了几下,从黑暗的背景里浮了出来。

 

“不会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吧?”荒笑了,“难道像昨天晚上一样问你喜不喜欢我啊?”

 

风信子抖了抖花瓣,干脆蜷缩了起来。

 

荒也不再出声,耳边只有高悬于房顶的时钟滴答的走动声。

 

“我预约的是男女婚纱照哦,”荒像是在自言自语,“虽然我知道你是男生,可惜这个世界不允许……”

“如果你不喜欢穿新娘的裙子,我穿也可以。”

“但是不准像昨天晚上一样突然黑屏。”

 

屏幕上的花瓣似是被风拂过,似乎正要舒展——

 

头顶的警报突然疯狂嘶叫起来。

 

那是研究院的特级警报,百年来只响过一次,如今是第二次。

 

荒猛地扑到门锁边:“是自我摧毁警报?发生什么了?没人通知今天演习啊!”

 

屏幕正中央突然跳出一排倒计时。

 

“靠?不是吧,玩真的?!”荒重重撞向紧闭的房门,“知不知道我还在这里啊!”

 

门锁由研究院的中央光脑控制,没有指令并不会自动打开。

 

身后飞速跳跃的计时器即将归零——

 

三——

荒的大脑有瞬间的空白。

 

二——

荒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如果需要什么能够侵入研究院的光脑打开房锁,他身后就有一个……但是代价是——

 

一——

“一目连?!”

那朵风信子安安静静蜷缩在屏幕中央,并没有任何行动。

 

倒计时结束。

 

警报归于平静,房锁突然开了。

 

八岐站在门口,脸上似乎有些遗憾。

 

“抱歉,第三轮测试,你的光脑没有通过。”

 

“它是没有感情的。”

 

9.

万物生而遵循规律运行。

 

在这个世界上,同性之间不可以缔结婚姻契约,一个人不可以爱上一组数据,光脑不可以入侵同类。

 

——入侵即死亡。

 

10.

“你的光脑很乖啊,它甚至没有做出任何试图救出你的举动,”八岐拍了拍荒的肩膀,“别难过,明天帮你介绍相亲?”

 

荒的脸上看不出表情。

 

“其实它不救你也挺正常,你回去别骂人家啊,”八岐笑了笑,“毕竟你也是搞这行的,应该懂光脑的第一指令……如果入侵的话,有很大的几率会死。”

 

“我很庆幸他没有救我。”荒突然笑了,“如果他行动了,我才是真的要骂他。”

 

11.

“搞定,”荒吹了声口哨,“出发去拍婚纱照?”

 

驾驶座前方的小屏幕上浮出一朵花,一目连进入了驾驶系统。

 

“我看看路哈……“荒翻开地图,在星辰路515号——”

 

“荒。”

 

“8号楼——啊?”荒抬起头,“怎么了?”

 

“还要去吗?”屏幕上的风信子舒展着柔嫩的花瓣,“你还愿意去吗?”

 

“当然要去啊,”荒笑了笑,“这不是早就定下来的吗——”

 

轮胎的摩擦声破空而来。

 

正前方一辆巨大的运输车直接冲撞过来,根本来不及闪避。

 

荒的瞳孔瞬间收缩,猛然看向身前的屏幕。

 

——风信子消失了。

 

几乎在同一时刻,眼前的运输车突然改变了线路,朝一边的坡地翻去。

 

几秒过后,巨大的爆炸声平地而起。

 

荒愣了愣,一直到周围响起各种各样的呼救和警报,他才后知后觉地拉开车门。

 

浓烟就在不远处。

 

他两腿发软,几乎不敢想象风信子消失的原因——

 

“荒?”

 

荒以为是自己的幻听。

 

右手腕上的智能手表突然亮了起来。

 

“刚刚太紧急了,我就擅自到那台车子的系统里啦。”小小的屏幕中央浮出一片花瓣。

 

“……一目连?”荒克制住颤抖,哑声道:“你疯了?你怎么敢去入侵那台运输车的控制光脑?!”

 

“没事呀,”花瓣晃了晃,“我比它厉害很多,不会出事。”

 

“你——”

 

荒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扑到。

 

“够可以啊,你的光脑。”

 

是八岐的声音。

 

“真聪明,就像人一样……不,是比人更聪明,”八岐蹲下来,看着荒被死死压在地上的侧脸,笑了笑,“果然刚刚在研究所,他就已经注意到我们的计划,才故意装作没有思考能力的样子吧……”

 

“一组可以独立思考的、有情感的数据……”

 

他抓起荒被扣紧在碎石上的、鲜血淋淋的右手。

 

“真是太危险了。”

 

12.

“他们把一目连带到哪里去了?” 

 

“拆解以后会进行销毁。”夜叉在探视窗前坐下,“等销毁之后你——”

 

“他们要杀了他?!”荒大惊失色,“他是无害的!”

 

“他也是未知的。”夜叉垂下眼睛,“这个世界有它生而运转的规律,一组数据如果具有了情感,会引起多大的恐慌你知道吗?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工智能都要陪葬。”

 

“只有他是特殊的——”

 

“那你给我一个理由?只有他一个是特殊的理由?”夜叉抬起头直视荒,“如果不止他一个呢?如果千千万万的数据,除了学会爱,还学会了别的情感呢?”

 

“你们不能因为一个异类,一个未知,就要……”荒坐回椅子上,“就像五十年前那样……”

 

“什么五十年前?”夜叉没听懂荒的意思。

 

“五十年前,这个研究所里的一对同性情侣——当时世界上最卓越的两名人工智能研发者,申请缔结婚姻契约……”

 

荒的声音极轻。

 

“申请当然是失败的。其中一个人不久以后就去世了,没有人知道死因……”

“他留下的大笔技术成果,连同另一个人一起消失了……”

“整个世界的人工智能研发因此停滞了五十年……”

“这样的故事,就是你们想看到的吗?”

 

13.

当晚,荒得到了与一目连会面的机会。

 

“五十年前的老东西,竟然比现在的人工智能更高级……不解开密码锁的话没办法拆解,”八岐转身朝荒笑了笑,“你是他的主人,你知道怎么弄开他吧?”

 

荒没有动。

 

“来试试?”八岐示意几个人将荒推到屏幕前,“一般来说……指纹?瞳孔?当然我们可以都试一遍……或者你记不记得什么特殊的密码?”

 

“我不是他的主人。”荒抬手触上屏幕中央那朵颤抖着的花,“我是他创造的……”

 

“开什么玩笑,他创造了你?那谁创造了他?”八岐怒极反笑,“拜托你赶紧从自己的浪漫主义爱情故事里抽离出来,人工智能有了情感是多危险的一件事你知不知道——”

 

八岐话音刚落,身边的几个助理突然将荒扑倒在巨大的屏幕上。

 

“十根手指剁掉,挨个试一遍。不行的话再把眼珠挖出来,试下瞳孔——”

 

“他不是我的主人。”屏幕中央的风信子突然发出声音,“他说得没错,是我创造了他。”

 

“你在说什么?”八岐愣了愣,这是他扣押一目连这么久以来,第一次听他发出声音,“荒是一个人类——”

 

“你们永远不知道自己曾经错过些什么。”一目连似乎是笑了,“五十年前那两名研究员,你作为现在的院长,应该听前辈提到过吧……他们的名字。”

 

八岐愣了愣。

 

“我叫一目连,并不是巧合。”屏幕正中央的风信子突然猛烈绽放开花瓣,“因为我的主人,那两名去世多年的研究员……就是荒和一目连啊。”

 

八岐的瞳孔骤然收缩,下一瞬间,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回头大喝道:“快拦住荒!”

 

然而已经晚了。

 

荒爆发出不似人类的力量,用力冲撞到中央实验室的操作台边。

 

他朝一个血红色的阀门重重锤了下去。

 

撕裂的警报声在百年之内,第三次响了起来。

 

“你怎么能侵入这套系统?”八岐震惊的脸在疯狂闪烁的警报灯下显得支离破碎。

 

“我告诉过你了,我是他创造的……”荒扶着操作台缓缓站起身,“我也是……”

 

“我也是人工智能。”

 

14.

研究所的系统因为内部入侵而开启不可逆的自我摧毁,八岐犹豫了几秒,直到门外的工作人员大声呼叫,他深呼一口气,也转身离开了。

 

“距离整个研究所的自我爆破还有1分钟,你直接去数据库里找一目连五十年前留下的另一半研究资料,荒当年只身入侵的时候只取走了前半份。”

 

“那你呢?”荒愣了愣,“我要先把你从这里取出来——”

 

“不用。”屏幕正中央的风信子猛地蜷缩起来,“来不及的,你读取出资料就走。”

 

“可是这里爆破的话你——”

 

“没有关系,”风信子的声音渐渐变轻,“我们会再见的……”

 

屏幕黑了下去。

 

15.

宇宙中曾经有一颗星球,因为人工智能而大放光彩,却也因为技术的停滞而迅速走向衰败。

 

它所有的知识财富就藏在一座辉煌的中央实验室中。

 

那座实验室在毁灭边缘徘徊过三次。

第一次,一位叛变的研究员盗走了实验室大半核心成果。

第二次,是一个演习。

第三次,实验室的系统被外来光脑入侵,最终坠入自我毁灭的深渊。

 

“那个研究员真的偷了东西吗?”

 

“唔……其实注释有误,”荒点了点教材下方的那排小字,“不是盗走哦,那些成果本来就是他和自己的爱人共同研发出来的,研究院才是行窃的那一方。”

 

“第8页说……演习是为了找出一个具有情感的人工智能,”另一个孩子举起手,“人类的情感是可以放进芯片里的东西吗?”

 

“生命不可以永存,但爱可以。这是只能向神明求索、而无法用科学解答的问题。”荒阖上课本,“今天就到这里吧,已经拖堂很久了哦。”

 

等到孩子们都离开教室,荒快步跑回了教师公寓。令他呼吸凝滞的是——

 

公寓的门竟然是开着的。

 

荒冲进房间,实验舱门果然大开。

 

荒转身正想出去找人,一个孩子正站在盥洗室门口,有些茫然地看着他。

 

他有着浅粉色的头发和绿宝石一样的眼睛。

 

荒走了过去,半跪下来。

 

“你好呀,”荒伸出手,手心上方浮现出一朵浅粉色的风信子,“初次见面,这朵花送给你。”

 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童话系列 可戳

最后一位神明(5k字完)

星之刃(短篇,完)

评论(234)
热度(850)
©一月🌙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