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月🌙

全糖不加冰。

【双龙组】星之刃(短篇,完)

(阴阳师,机甲童话)

 

1.

荒比星光锋利。

 

2.

荒作为帝国龙骑兵团的第二任团长,这个光辉的履历截止到一个月前。

 

“军部对‘天罚’的处理意见是永久封存……”夜叉顿了顿,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荒。

 

“唔。”荒专心把窗台外的风信子挨个搬回屋里,神色冷淡。

 

“……这已经是争取来的最宽容决定了。”夜叉心里没底,他宁愿自己的老上司像以往一样大发雷霆。

 

“我知道,”荒用软布擦掉手上的泥印,“没事。”

 

夜叉退后半步,将手中的禁足令轻轻搭在餐桌上,最后敬了一次军礼,悄无声息地离开了。

 

荒在窗边等了一会儿,终于看到邮差拨着车铃溜达到门口。

 

“这周的,老地方。”

 

荒递给邮差一盆新鲜的风信子。

 

“一周一次,你追女孩子呢?”邮差帮荒跑了好几次腿,关系算是不错,忍不住打趣起来。

 

“对啊。”

 

荒没有否认。

 

“我在追他。”

 

3.

荒其实连自己要追的是谁都不知道,对方顶多算是他失业再就业以后认识的同事——

 

某种意义上的再就业。

 

一个月前,荒带领的龙骑兵团在虫族围剿中遭遇滑铁卢。其实说到底就是一次败仗,顶多输得惨了些——

 

惨到载入史册。

 

偏偏龙骑兵团性质特殊,算是脱离军队的皇家特卫,在第一任团长手里还是帝国之盾,主职护卫;自荒接手以来成了帝国之矛,在几次重大战役中迅速建立起赫赫威名,地位超然。

 

风头太盛,就容易树敌。

 

荒怀疑这次的围剿出了内奸,原定的突围路线被敌方摸了个正着,兵团精英死伤无数,帝国震怒,直接将“通敌叛国”的罪名扣在荒头上,把人铐了回来。

 

不过还好军部的人证据不足,内奸一事不了了之。荒丢了工作,还不能出门,只能躺在家里等着天上掉钱——

 

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

他饿着肚子联系到夜叉,拜托对方替自己找份工作。

 

“你会啥呀?”

 

夜叉也很愁,这位帝国精英自出生以来精神力就是超S级的存在,简直就是被当成国宝培养了这么多年,可以说是啥都不会,除了——

 

“我会打架。”

 

好吧。

 

夜叉倒真的给荒找了个合适的工作。

 

进黑市,打黑架。

 

一战成名。

 

4.

“今天的对手是‘风神’,”老板娘烟烟罗在通讯器中提示道,“你才来没多久,可能不清楚,他——”

 

“我清楚。”荒跨入营养舱,将精神力接通到斗技场的模拟现场。

 

“风神”,这个地下黑市排名第一的打手,传闻驾驶黑金机甲无往不破,神奇的是,他的机甲上没有任何进攻设备。

 

他本来可以比星光锋利,却从不出刃。

 

“装逼。”

 

这是荒对“风神”的第一印象。

 

然后他就被锤暴了头。

 

5.

“今天还是‘风神’和‘星辰’?押谁好?”

“当然‘风神’啊,‘星辰’对上他就没赢过好吗?”

“不一定吧,听说今天烟烟罗启用了虫族模拟战场,按照‘风神’以往只守不攻的作风,可能——”

 

台上的围观还在继续,虚拟战场骤然变换,两架机甲破风而至,重重坠在嶙峋的土地上。

 

黑金的那台属于“风神”,上面印着一枚龙纹,当初甚至因为这个标志,引发了黑市玩家对机甲所有者身份的激烈猜测。

 

在这台机甲不远处——

 

“给个面子啊伙计,”荒敲了敲操作台,“动一动,动一动。”

 

那台灰扑扑的大铁块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,立直了。

 

台下一片寂静。

 

“来了哈,”荒将浩瀚如星海的精神力倾泻而出,“走你!”

 

灰色的机甲突然变换形态,如同一把利刃直接破风而去。

 

如果是“天罚”,可以更快。

 

荒暗道一声可惜,操纵机甲提起长炮,对准“风神”直接轰了过去。

 

6.

荒又输了。

 

他本来以为这次可以利用模拟战场的地形将对方逼入绝境,一炮轰飞。

 

结果“风神”速度比他更快,甚至利用干扰的虫族打起了反击,在完全防守的战术下来了个绝地反杀。

 

“好吧,你牛逼。”

 

荒仰躺在灰扑扑的机甲里,生无可恋。

 

令他意外的是,黑金机甲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

“这台机甲是你自己组装的?”“风神”通过模拟网络对荒说道。

 

“……啊?”荒第一次听到对方的声音,有些反应不及,“对、对啊。”

 

“很厉害啊,”那个声音继续道,“你应该不是专业的机甲设计师……”

 

“唔,也是迫不得已啊,”荒觉得耳朵有点麻,“原来那台被没收了。”

 

“这样……”

 

“那个,你也很厉害……”荒抓了抓莫名其妙烧起来的耳朵,“不然你教教我呗。”

 

“嗯?”

 

“就,教教我怎么在这种地形里作战啊,感觉你打虫族挺有经验的啊。”

 

荒有些庆幸现对方现在看不到自己。因为他的脸实在是红得有几分可笑。

 

就在他以为“风神”长久的沉默是拒绝时——

 

“可以,”对方的语气里带上了一点笑意,“可以呀。”

 

明明是真空,荒却觉得耳边有风动。

 

7.

两个人在连续的交手中迅速熟识。

 

“真可惜我现在出不了门啊,”荒十分惆怅,“每天就只能趴在窗户边看星星,你懂吧,就那么点大的……”

 

荒比划了一下,他还没来得及切断精神力,笨拙的机甲被带动着做了个一样的动作,看上去有些手舞足蹈。

 

“风神”愣了愣,突然笑出声:“可以看到星星多好,我还看不到呢。”

 

“啊?”荒有些惊讶,“怎么会?”

 

“我眼睛坏了,一边完全没了眼珠,另外一边感光能力很差,只能偶尔看到非常非常亮的东西……”

 

荒静了下来。他只听对方说因为受过伤的缘故不能出门,没想到伤得这么严重。

 

“我可以知道你住在哪里吗?”荒突然出声问道。

 

“嗯?你不是不能出门——”

 

“我想送你点东西。”

 

荒想起了窗台边的风信子。

 

8.

荒开始把大把的时间用在侍弄风信子上。

 

“……你别自暴自弃啊,”夜叉再来拜访时,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,“还是有机会再扳回来的不是?”

 

荒掀起眼皮看了夜叉一眼:“别踩到花。”

 

“你真要改行当花农啊。”夜叉在荒身边蹲了下来,“好吧,我承认现在农业市场商机挺大——”

 

“你懂什么。”荒没再搭理旧部下,揣起小铲子开始拨土。

 

帝国之矛心里住进了一片月光。

 

从此星星格外温柔。

 

9.

荒本来以为这辈子就这么突然生上了锈。自己在二十岁出头的年纪早早退隐,等在黑市里捞够了钱,赚足老婆本,就拉着满车的风信子去找心里的那个月亮。

 

结果他和“风神”的一次常规对战突然被叫停——

 

外出执行巡航任务的龙骑兵团中了埋伏,和虫族的边界战线随后被切断。

 

全民备战。

 

得到消息的荒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。

 

“怎么了?”黑金色的机甲落到荒身边。

 

“那帮蠢货是要把整个兵团坑进去?”荒卸下精神力,焦躁不已,“内奸这么久还没抓到,真把我这个团长当叛徒啊!”

 

“……你想去吗?”

 

“啊?”荒感觉有一瞬间的失聪,“去什么?”

 

“去前线,救你的部下。”

 

“可是,我没有机甲——”荒的眼神落在黑金色机甲颈侧小小的龙纹上,他心里突然升腾起一个奇怪的猜想。

 

这个猜想在下一瞬间就被证实了——

 

“我给你一台机甲,‘风神’。”

 

对方的声音像是从浩渺星空游荡而来。

 

荒几乎是瞬间明白了那两个字的含义。

 

龙纹处突然发出炫目的光芒, 黑金色转瞬被银白色覆盖。

 

那是龙骑兵团第一代团长一目连的机甲。

 

10.

其实一目连早在很多年前就挑好了自己的继任者。

 

“那个男孩,”他朝观察室扬了扬下巴,“你们为什么不满意?”

 

“呃,测试下来虽然精神力是超S级,但是极不稳定,”助理翻开手里的数据表,“攻击意识的数值已经进入危险范围,他、他太……”

 

“太锋利了,是吗?”

 

一目连透过玻璃看着荒小心翼翼地拨开土,往里面放了什么东西。

 

有点像种子。

 

“就说是我的直接命令吧……他很温柔。”

 

一目连收回目光。

 

“等他成年了,就把兵团交给他。”

 

一目连还没等到荒成年,就先差点死在前线的一场战役中。

 

他其实宁愿自己已经死了。

 

战后的骨骼重塑手术让他彻夜煎熬,几乎再没睡过一次好觉。

 

等情况恢复了些,一目连想出去找点工作。一般的退役补贴根本无法担负起日常药物支出。

 

于是他加入了黑市,打起了黑架。

 

然后遇到了荒。

 

11.

“它会顺着虚拟网络找到你,然后带你去前线。”

 

银白色的机甲腾空而起。

 

“它是属于你的了。”

 

一目连卸去精神力,解开权限密匙。

 

“别死。”

 

这是一目连与荒分别前的最后一句嘱托。

 

12.

前线战况被随行的记录仪直播到帝国的每一台通讯设备上。

 

一目连坐在窗边听收音机。

 

“风神”从天而降确实引起了极大的骚动,不过战况也瞬间扭转。

 

现在需要精锐部队潜入虫族深处。

 

因为风险太大,被选中的战士被允许可以通过直播和家人说一句话。

 

过了几秒,一目连听到了荒的声音。

 

“一目连,你是一目连对吗?”

 

他的声音镇定而温和。

 

“你去窗户边,有星星。”

 

一目连仰起头。

 

他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遥远的星海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。

 

整片星域突然闪耀起来。

 

爆炸声实在太大,淹没了收音机里喜极而泣的胜利欢呼。

 

一目连那只可以感受到微弱光亮的眼珠抖了抖。

 

他在瞬间看清了窗台上一整排白色的风信子。

 

13.

这次的反击战极为成功,最大功臣是之前被禁足在家的前任团长荒。

 

“风神”不愧帝国最强之盾的称号,将荒平安从爆破点带了回来。

 

“呃,你们……”荒爬出机甲,茫然地伸出手腕,“我私自在拘禁期溜了出去,你们把我铐起来吧……”

 

围上来的士兵面露茫然。

 

“嗨呀没事没事!”夜叉捂住受伤的手臂,一瘸一拐蹭了过来,“上面下了特赦,听说是上一任团长亲自去军部用军功换的。”

 

荒愣了愣。

 

“想不到你认识一目连?多少战士心中的男神啊,退伍这么多年从来没露过面……他是不是长得和教科书里一样帅啊?”

 

夜叉越说越激动,忍不住给了荒一拐子,随即又痛得哇哇大叫。

 

“啊?就,”荒只反应过来夜叉的最后半句话,“比教科书帅……吧。”

 

其实他也不知道。

 

14.

荒回到星球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一目连。

 

结果被邻居告知一目连刚刚离开,不知去向。

 

等荒还想再细找时,战后的各种庆典活动一下子缠了上来。

 

“我在昨天晚上就已经强调过,今天一整天都要空出来,”荒烦躁地扯下领结,“为什么早上还是安排了外交会见?为什么要我去?下午所有的社交活动全部推掉。”

 

他好不容易打听到一目连去了邻近城市的中心医院动手术。

 

“呃……先生,”秘书小心翼翼地敲了敲房门,“先生,门口有一位——”

 

“不见。”荒弯腰挑选出一盆开得最好的风信子抱进怀里,“车到了吗?”

 

“那个,”秘书犹豫了一下,硬着头皮道,“那位先生说,他是带着风信子来的。”

 

荒突然停住动作。

 

15.

一目连有些紧张地坐在待客厅的长椅上。

 

他才移植好眼球,右眼还被纱布牢牢捆绑住,只好用前额的碎发遮挡一些。

 

他手里抱着一盆白色的风信子。

 

然后,一小片阴影笼了下来。

 

一目连仰起头,来人的五官还依稀有他当年透过观察室看到的样子。

 

他胸前的白色风信子和一目连手里的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

他的眼神就像当初一样温柔。

 

比星光温柔。

 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 

2017年的最后一更,送给大家一个属于星星的童话。

你们比星光温柔。

新年快乐,一月见:)

评论(115)
热度(958)
  1. 杨氓氓一月🌙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温柔
©一月🌙 | Powered by LOFTER